中國首部馬克思主義大型辭書的創造性價值

2019年03月25日 16:35:19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 譚玉敏

《馬克思主義大辭典》

  近半年來,讀《馬克思主義大辭典》(以下簡稱《大辭典》),深感這是一部扎實的科學著作和嚴謹的工具書、歷史書和教科書。讀后給人以深刻啟迪,甚至有豁然明朗之快慰。

  《大辭典》由中央馬工程咨詢委員會主任徐光春任主編,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武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梅榮政任常務副主編,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出版。它是國家社科基金特別委托項目、國家出版基金資助項目、“十三五”國家重點出版物出版規劃項目和湖北省學術著作出版基金重點資助項目,同時也是中宣部、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確定的21種“迎接黨的十九大主題出版重點選題”的一項重大成果。自2017年底《大辭典》出版以來,影響廣泛,被整體移入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的“中國哲學社會科學詞條庫”和《中國大百科全書》第三版。呈送中宣部、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教育部社會科學司和教材局等多個政府部門和領導人。多所高校馬克思主義學院紛紛訂購,成為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的重要工具書;北京大學圖書館、北京師范大學圖書館、復旦大學圖書館等全國數百家圖書館爭相采購,作為重要的館藏圖書。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央電視臺等中央媒體做了大量報道,稱“這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重要成果”。《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中國出版傳媒商報》、《湖北日報》、湖北電視臺等地方主流媒體亦反映熱烈,“粉絲”達5000多名。馬克思主義學界著名專家發表了多篇評論,予以高度評價。《大辭典》首印版短短數月即發售7000多冊,2018年5月出版《大辭典》紀念版也已銷售1413冊。《大辭典》現正由著名的卡努特出版公司翻譯成英文版,將在全世界80多個國家發行。該公司總裁克齊澤表示,《大辭典》是世界范圍內關于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最全面最權威的一部辭書,公司將全力以赴地將這部著作推介給全世界的讀者。《大辭典》這樣受領導重視,眾多單位采納和學界、社會熱捧,是有重要原因的。

  一、立意高遠 內容具有前沿性

  《大辭典》以理論形態(概念、范疇的聯系、轉化和編排邏輯)歷史地反映出一個偉大的時代主題,即我們黨是一個偉大的成熟的久經考驗的馬克思主義政黨,學習傳播、研究運用、堅持發展、開拓創新馬克思主義近一個世紀以來,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實現了兩次歷史性飛躍,取得了兩大理論成果——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在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指導下,取得了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偉大勝利。突顯馬克思主義,特別是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對于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極端重要性和與時俱進、不斷創新發展的強大生命力。從馬克思主義整體性角度,編纂出版《大辭典》,對于我們深入學習和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特別是更好地學習掌握、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理論創新,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發展21世紀馬克思主義、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對于加強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基礎建設,建設具有強大凝聚力和影響力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意義重大而深遠。

  《大辭典》2094條,共260萬字,以嚴謹的學術著作和規范的大型辭書集中顯現出三大前沿性:立于21世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高度,充分反映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的最新成果;充分反映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研究的最新成果;面對新時代提出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有根有據地予以回應,解決人們思想上的困惑,堅定人們的政治信仰。具體來說,內含政治、學術、辭典三大特性。

  第一,政治性。《大辭典》始終堅持中國共產黨人的馬克思主義觀。當今自稱馬克思主義的派別和人物很多,國內外的辭書也很多,對馬克思主義做出了各種各樣的解釋。為捍衛馬克思主義科學性、革命性和純潔性,《大辭典》的編纂,在指導思想上,始終堅定不移地堅持中國共產黨堅守的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和方法,即作為中國共產黨指導思想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泛論馬克思主義,不糾纏學術爭鳴中的種種見解。

  第二,學術性。始終堅持高標準嚴要求。通過層層把關、反復審改,確保作者發揮出最大能力和最高水平,把《大辭典》編成一部全領域(三個主要部分)、跨時代,集馬克思主義思想理論精髓、馬克思主義創新發展成果、馬克思主義理論界的知識和智慧之大成,全面系統、科學準確地介紹、解釋、傳播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基本知識、發展歷程和發展成果的工具書、教科書、歷史書,適應21世紀馬克思主義發展需要。

  第三,辭典規范性。辭書是知識匯總,積淀、傳承、傳播和發展一國文化的重要工具。《辭源》主編陸爾奎曾感慨“國無辭書,無文化之可言也!”(1915年)。因此,辭書編纂比其他圖書有更高的標準和更嚴的要求。編纂《馬克思主義大辭典》更是一項政治性、思想性、理論性、知識性極強的嚴肅工作。為此,《大辭典》嚴守幾條:1.條目內容,突出辭典的準確、簡要、明白、易懂、實用等特點。條目的選定和釋文,力求準確地反映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中國共產黨基本文獻、黨中央主要領導人的重要文章和講話等的原義,不以條目釋文的作者的個人見解為據,也不寫成學術爭鳴的總匯。材料以權威史書為準,對代表性著作和代表性人物的評價力求精準。2.謀篇布局,選擇最基本、最關鍵的概念、范疇、原理等等,使條目系列既能反映馬克思主義整體發展,又貫通主要組成部分。3.邏輯編排,不拘守辭書一般做法,即或按漢字偏旁部首、或按英文字母、或用條目拼音排列,而是縱橫結合。縱向,從馬克思恩格斯開始,一直到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包含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在內的馬克思主義的全部成果,能客觀地反映馬克思主義170多年發展的歷史邏輯;橫向,包含馬克思主義各主要組成部分的基本理論及其產生發展的社會歷史背景、代表性著作、代表性人物以及與之緊密相關的思想流派,理論邏輯嚴謹。條目的縱橫交織,展現出馬克思主義發展的連續性和發展階段性的高度統一。連續性,體現馬克思主義本質特征、科學精神、革命品格等的一脈相承;發展階段性,體現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本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反映出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各個階段是相對獨立的完整體系,彼此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特別展陳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及其最新成果的時代特色、民族特色、實踐特色和理論創新特色。歷史邏輯與理論邏輯的交貫形態,表現為編、類、目、釋文層疊,符合人們的生活邏輯。

  二、理論及其運用的開拓性鮮明

  第一,《大辭典》是中國首部從整體上展陳馬克思主義理論及其歷史發展的大型辭書。此前,國內出版的只是分門別類的辭典。如《馬克思主義哲學大辭典》《政治經濟學辭典》《科學社會主義辭典》等,也有個別以《馬克思主義辭典》命名的,但是內容上仍側重于科學社會主義條目,時間下限為20世紀80年代,而且規模很小。《大辭典》著眼于馬克思主義的整體發展,橫向上如一塊整鋼,縱向上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首次在辭典中將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歷史邏輯與理論邏輯統一于一體,體現出習近平總書記在論述推動馬克思主義時代化時提出的要多搞“集成”和“總裝”的思想。

  第二,《大辭典》首次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馬克思主義辭典。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最新成果,該辭典第一次將其寫入馬克思主義辭典是重大的理論創新。其具體內容包括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反映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文獻、重要會議、重大事件等等。全書收入黨的十八大以來的理論創新成果的條目,有基本概念、原理82條,重要文獻56條,重要會議5條,重大事件6條。僅黨的十九大后新增條目就有17條,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新時代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關于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報告的決議”“21世紀中葉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兩步走戰略”“鄉村振興戰略”“防范經濟風險”“現代化經濟體系”“精準脫貧”“健康中國戰略”“習近平強軍思想”“信息化戰爭”“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黨的政治建設”“黨內政治文化”等等。此外,根據十九大精神,對全書的條目釋文進行修改、完善,以充分體現十九大的政治立場和科學精神。

  第三,《大辭典》首次按中國共產黨人的馬克思主義觀確立起馬克思主義辭典的條目系統。在學理上的開拓性,一是以什么樣的理論作為編纂辭典的指導思想和根本方法論基礎。在意識形態領域斗爭復雜的社會環境下,對這個重大問題的認識并不統一。有的僅強調其知識性,淡化編纂的指導思想和根本方法論基礎;有的受資產階級客觀主義的影響,否定馬克思主義黨性原則,主張“中性化”。《大辭典》旗幟鮮明地堅持以中國共產黨人的馬克思主義觀作為編纂的指導思想和根本方法論基礎,從根本上保證了《大辭典》條目及其釋文的政治標準。二是馬克思主義概念、范疇、原理及相關背景材料極為豐富,以什么樣的標準,從浩瀚的概念、范疇中篩選條目,選哪些條目入編,達到辭典編繤意圖,實現其特點,難度很大。《大辭典》堅持三條篩選標準:最利于體現馬克思主義整體性,反映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及其發展;最有利于反映馬克思主義代表性經典著作和黨的重要文獻,表達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精髓;最具有縱橫聯通功能的基礎性、關鍵性概念、范疇、原理。根據這三條篩選標準,精選出2094個條目,構成條目系統。有專家稱,這為從馬克思主義整體性視角編繤馬克思主義辭典,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規范化標準。

  第四,面向大眾化,突顯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成果的社會運用。列寧說:“最高限度的馬克思主義=最高限度的通俗化”。學習、研究馬克思主義目的全在于運用、指導實踐。《大辭典》是為黨政干部、部隊軍人、高校教師、青年學生和廣大群眾學習、研究、宣傳和運用馬克思主義經典原著,正確理解和把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基本知識,力求為遇到疑難問題的讀者提供準確、科學、可靠的答案編纂的。為確保讀者對馬克思主義理論及其中國化成果看得懂、掌握住、用得上,《大辭典》在面向大眾化、實現通俗化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一些堅深的哲學、經濟學概念、原理、經典著作等,在這里講得通俗易懂、明白如話。正是這樣,《大辭典》發行量大,社會運用廣,面向了大眾化。

  三、方法的創新 規范的嚴謹

  黑格爾說過,方法不是外在的東西,而是內容的靈魂。解決問題的方法存在于問題本身之中。科學上的研究方法是根據對客觀存在的矛盾性質及運動狀況的把握,而從中找到的分析矛盾、說明矛盾、解決矛盾的方法。如果一本學術著作在方法上沒有特色,就談不上其科學性。《大辭典》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綜合運用多種方法,如文獻研究、比較分析,融理論與實踐、邏輯與歷史、科學性與意識形態性、學術性與工具性、借鑒與獨創一爐。在學術的規范性上,堅持層層把關,消滅硬傷,無論是政治性的,還是學理性、知識性的。研究方法的創新性和學術規范的嚴謹性,集中起來說,突顯出“一結合”“四統一”。

  第一,理論、歷史與現實相結合。條目的選擇甄別、條目釋文及價值的表達,都著眼于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含經典著作)、馬克思主義發展史、當代中國和世界的現實問題的綜合考慮,都根據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基本觀點、基本方法去做出說明,進行評價。同時又將其放入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中做歷史考察,以揭明其思想內涵、歷史地位、理論價值、現實意義。

  第二,科學性與意識形態性的統一。《大辭典》將科學性和權威性作為條目釋文的根本目標和根本要求。馬克思主義是科學,每個條目釋文都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黨的重要文獻、權威性資料為文本根據,充分尊重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和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原論、原著和相應的確鑿事實,解釋具有科學性、準確性、可靠性、系統性、權威性,杜絕無根據的空泛議論。同時,馬克思主義是工人階級的科學世界觀和方法論,全書摒棄“以我解馬”的主觀主義,彰顯馬克思主義科學概念、范疇、原理的黨性。例如,“人學理論”條目釋文,既肯定馬克思主義誕生之前近代思想家在人類思想史上的理論貢獻、歷史作用,又指出這些人學思想的理論局限性和歷史局限性,從人學問題的出發點、人的本質、人性、人的自由和發展等方面全面闡述了馬克思主義人學理論,鮮明反映了馬克思主義人學理論的無產階級和人民大眾的階級立場與黨性原則,劃清了馬克思主義與抽象的人道主義等形形色色的主觀唯心主義之間的界限。條目及釋文的意識形態性還表現在對誤讀和曲解馬克思主義的負面人物、錯誤的思想流派、社會思潮客觀公正的評析。

  第三,學術性與工具性的統一。《大辭典》作為學術著作,嚴格按照學術規范進行研究,采用學術話語進行表達,堅守學術材料的權威性、學術思想的深刻性、學術體系的嚴謹性;作為工具書,彰顯出辭典內容的權威性、話語表達的可讀性。哲理韻味濃厚,理論魅力很強。

  第四,守正與創新的統一。在整體上,守正,突出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代表性原著的基礎理論性;創新,著力于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發展創新性。從分編說,守正,始終堅持經實踐反復證明為真理的思想內容、科學觀點和史實;創新,著眼于發展,注重選入新時代形成的新概念、新范疇,并對原有概念、范疇做出體現時代精神的解讀。

  第五,博采眾長與自主獨創的統一。《大辭典》充分尊重并借鑒吸收《中國大百科全書》(1987 年第一版和 2009 年第二版)、《布萊克維爾政治思想百科全書》等辭書的長處和優點,注重吸收國內外最新發現的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資料(例如:MEGA2)和新譯本(例如:恩格斯早期著作《烏培河谷來信》新翻譯成《伍珀河谷來信》等),注意吸收近些年來國內外學術界新的研究成果等的優點,同時又不拘守、不照抄前人成果,而是胸懷觀念創新、材料創新、語言創新、編排創新的勇氣,根據《大辭典》的編纂宗旨、編輯原則,新時代要求,堅守馬克思主義黨性原則,展開獨立研究,提供科學可靠的獨創性成果,彰顯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革命性、實踐性、開放性和創新性。

  (作者:武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黨委書記)

標簽 - 大辭典,馬克思主義政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網站編輯 - 張旭
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