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極限施壓無法撼動中國前進的步伐

——中國專家探討中美貿易關系

2019年06月15日 10:49:45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本網記者 趙雁

  中美是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美國單方面挑起貿易摩擦,不僅嚴重威脅兩國的經濟和雙邊關系,也深刻影響著全球經濟的預期與格局。今年5月以來,美國再度升級中美經貿摩擦,企圖以此迫使中國接受其不合理要求,中方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使得貿易摩擦轉入實質性沖突的新階段,未來不確定性進一步增加。

  6月13日,由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主辦的“中美經貿關系研討會(第五場)”在京召開,與會專家圍繞中美經貿關系的過去、現在以及未來展開一番有益的探討。

  李稻葵:單方面挑起貿易摩擦,美國政府忘記了沉痛的歷史教訓

  1930年6月,時任美國總統胡佛不顧政經各界的強烈反對,簽署了國會通過的大幅提高關稅的“斯姆特-霍利法案”,法案通過之后,全球貿易總額下降了66%,美國的失業率從7.8%上升到接近25%,三年之內,引發了全球的大蕭條。一些經濟學家認為,該項法案可謂是1929-1933年全球大蕭條的“扳機”,同時也被稱為“20世紀美國最愚蠢的法案”。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認為,美國對中美貿易關系開刀,它引發的后果很可能遠超當年的“斯姆特-霍利法案”。

  李稻葵說:“今天中美之間的經貿關系可以說是全球經貿關系中最關鍵的一環,比當時的美歐經貿關系還要密切,因為今天是全球價值鏈時代。中美之間的貿易關系是全球價值鏈重要的組成部分,所以對中美貿易關系開刀實際上是對全球的生產價值鏈開刀,是對全球化開刀,它引發的后果很可能遠遠超過當年的“斯姆特-霍利法案”,這個基本的歷史美國人忘記了,美國現任的領導人忘記了。”

  李稻葵還表示,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會擔當起維護全球化的重任。他強調:“中國是全球第一大增長點(引擎),所以我們有責任維護全球的貿易的自由化。首先大家應該辦好自己的事情,辦好自己的事情就是穩定世界經濟,我們是全球經濟最大的發動機,只要中國經濟穩定了,世界中心就穩定了。同時,我們應該采取有針對性的措施,精準應對美國所挑起的貿易摩擦。”

  阮宗澤:中國的發展是答案,而不是問題

  2019年6月9日,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現身美國佐治亞州的圣經學院,就此前一次與特朗普在電話中的交談內容等發表演講。在演講中,卡特表示,他幾周前曾給特朗普寫過一封信,解釋卡特政府當時是如何嘗試解決與日本經濟摩擦問題的,隨后特朗普給卡特打了電話。特朗普在電話中提到:“中國在許多方面都遠遠超過了美國。不僅是經濟,在其他重要方面也是如此。”

  中美自1979年建交后,多年來美國花費大約3萬億美元約合20.7萬億元人民幣投入持續不斷的戰爭,而中國則致力于經濟發展和改善民生。

  談及到美國兩位總統的這段對話,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表示,美國缺乏自己反思的習慣,遇到問題總是“甩鍋”給別人,中國經常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其實中國是答案,而不是問題。

  阮宗澤指出:“為什么會導致這樣一場危機,我的一個解讀是這樣,美國缺乏自己反思的習慣,一旦美國自己遇到了問題,他總是想到這個問題是別人造成的。我們(中國)遇到問題的時候是在反思。怎么認識中國,我認為其實中國是答案而不是問題。在今天全球化的時代,沒有人可以是一個孤島,就是發達經濟體也需要更大的市場,如果發展中國家發展不起來也會阻礙世界經濟的增長。”

  阮宗澤還表示,美國挑起貿易摩擦,是在犯一個錯誤,是對形勢的一個誤判。他解釋道:“今天客觀來講絕大多數國家不愿意在中美之間選邊站,不愿二選一。原因很簡單:第一,今天美國領導人這樣對中國,可以反復無常,極限施壓,明天就可以對準他們。第二,美國這樣做,很多單邊主義的做法,保護主義的做法,是違背全球化的浪潮,它是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如果這些國家跟隨的話,不符合他們的利益。所以在國際上有一句話就是,做美國的敵人很危險,做美國的盟友更危險,為此他們不愿意做選擇。”

  對于中美關系未來發展方向,阮宗澤認為,中美還是要回到合作的道路上,合作才是中美唯一的選擇。

  吳曉求:美國的貿易逆差以及國際收支不平衡是必然的

  自從美國挑起中美貿易摩擦以來,有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日常愛抱怨中國,認為美國經濟不好,很大原因是中美貿易逆差太大,因此特朗普千方百計想要縮減中美貿易逆差。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表示,美國在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根本談不上吃虧。

  吳曉求解釋道:“這種貿易逆差以及他的國際收支不平衡是必然的。一方面,美國最受益的是美元的國際化,美元在國際貿易結算體系中以及在國際儲備市場中都占據著主導的地方;另一方面美國又要輸出美元,顯然他的貿易赤字以及國際收支就會出現不平衡,這是個必然的現象。”

  談及到美國對中國的技術封鎖帶來短期的壓力,吳曉求認為,從短期壓力來說,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的影響可能會比美國的影響要大一些,但是中國有能力應對貿易摩擦帶來的挑戰,美國的極限施壓根本不可能影響中國前進的步伐。

  薛瀾:強迫技術轉移實際上是一個偽命題

  近年來,中國知識產權法治建設不斷完善,知識產權保護實現了“質”的轉變。加入世貿組織后,中國主動完善知識產權法律體系,相繼修改了專利法、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并正在加緊著作權法的修改。中國僅花了3年多的時間就建立了3個知識產權法院和15個知識產權法庭,有效提高了中國知識產權的司法水平。然而“中國強制轉讓技術”這一論調時常被美方在中美經貿磋商中拿來大做文章。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蘇世民書院院長薛瀾表示,在一個市場經濟體系下所謂強迫技術轉移實際上是一個偽命題。如果一個企業不愿意轉移技術完全沒有必要參與交易。如果交易中存在強迫行為,WTO的規則可以對一系列的爭端進行解決和訴訟。

  薛瀾補充道:“發展中國家一般是處于價值鏈的低端,從事低附加值的活動。但是發展中國家的企業不甘于長期從事低附加值的活動,所以愿意通過給發達國家的企業、跨國公司更加優惠的條件吸引他們進行技術轉移,加速發展中國家的生產能力。所以國際上的技術轉移,實際上這是一個常態。不管怎么判斷,最后的具體的利弊權衡是企業來做的,所以并不存在‘強迫技術轉移’。”

標簽 - 貿易摩擦,中國,美國
網站編輯 - 趙雁
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