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大慶

2019年06月05日 12:36:28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求是》記者 李文閣

  “寧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

  “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石油工人一聲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石油工人干勁大,天大困難也不怕”

  “把中國貧油落后的帽子甩到太平洋里去”

  看著、聽著這一聲聲擲地有聲、氣壯山河的豪言壯語,血液在沸騰,力量在積蓄,激情在燃燒,仿佛回到了那個戰天斗地、熱火朝天的年代。

  大慶油田,一個在共和國歷史上永遠值得銘記的名字!大慶精神,一種需要中華民族永遠接續的磅礴正能量!

  60歲一甲子。60年前,1959年9月26日,松基三井喜噴工業油流,給10歲的新中國獻上了一份大禮。60年后的今天,大慶油田依然是國內最大的產油基地,為共和國70華誕的到來續寫著輝煌。

  2011年9月,我曾經隨求是調研組來過大慶油田,作為“走轉改”活動的一項內容;2019年5月7-9日,我們隨同陳揚勇總編輯來到大慶,既是“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大型主題采訪活動的采訪,又作為“四力”教育實踐活動。

  再回大慶,又見大慶,被大慶的人、大慶的事感動著!

  兩家近、兩家親

  在鐵人王進喜紀念館,有一幅“紀實油畫”,畫面“記錄”的時間是1959年,地點是北京東城區五四大街,就是求是雜志社所在的沙灘。鐵人面向南,站在沙灘路口的東南角,背著那個年代特有的軍用書包,畫面的遠景就是老北大紅樓的東南角,而在紅樓樓前的馬路上,幾輛背著“大包袱”的公交車正駛過路口。在大慶油田,這幅畫非常有名,每次宣講鐵人的事跡都會提到它,因為它蘊藏著一個感人至深、催人奮進的故事。

鐵人王進喜在北京路過北大紅樓時的情形(油畫)

  這一年,還在玉門的王進喜被選為全國勞動模范,并入選為建國10周年國慶觀禮代表和全國“工交群英會”代表。10月1日這天,王進喜參加了國慶觀禮。第一次見到了日夜想念的毛主席,他激動得睡不著,回到北京飯店寫下了平生第一首詩:“北京見到毛主席,渾身是勁精神抖,滿懷豪情干革命,永生永世不回頭。”

  然而,正當王進喜滿懷豪情之際,一件事情卻狠狠地觸動了他。群英會休會期間,王進喜參觀首都“十大建筑”,路過沙灘時,看到行駛的公共汽車上背著“大包袱”,就問身邊的同志,“汽車背的是個啥?”“煤氣包!”“背那家伙干啥?”王進喜又問。“國家缺油,汽車改燒煤氣了!”王進喜聽了大吃一驚,很受打擊。他說:“我在玉門覺得油很多,可出來一看,油缺得很。連毛主席住的地方都沒有油用了。作為一名鉆井隊長真是有愧呀,還有什么臉開大會、受表揚!”想著想著,這位堅強的西北漢子,蹲在北大紅樓附近的街頭流下了熱淚。從此以后,公共汽車上馱著個煤氣包的畫面時常在他的腦海中出現,成為他后半生為國分憂、為民族爭氣的動力。

  看著這幅油畫,我不僅感到親切、親近,為鐵人“為祖國分憂、為民族爭氣”的初心、愛國和擔當感動,而且也暗暗稱奇,似乎“冥冥之中”注定求是與鐵人、與大慶油田有著不解之緣。

  據大慶油田黨委宣傳部統計,從《紅旗》到《求是》,60多年間,黨刊共刊登了大慶油田的各類文章37篇,《紅旗》和《求是》各占一半左右。一家企業,盡管是國有企業,能夠讓黨刊持續關注60年,這在黨刊的歷史上絕無僅有,足見大慶油田60年的輝煌和對共和國的貢獻。

  在我們調研采訪過程中,每到一個單位,“求是元素”都非常突出、醒目。在勘探開發研究院介紹“三超”精神(超越權威、超越前人、超越自我)的展柜里,有兩本翻開的《求是》,是2011年第20期,這一期刊登了一篇專門介紹“三超”精神的調研報告《超越》,文章署名就是“本刊文化編輯部”。全國勞動模范、大慶油田企業一級技術專家伍曉林在陪同我們參觀時,還回憶了當時我們來調研的情景。

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展室中陳列的《求是》雜志

  在“三老四嚴”作風的“發源地”——采油一廠三礦中四采油隊,隊長介紹,自從1960年建隊以來,在隊里工作過的共有1千多人,前一段時間他們專門追蹤了所有人的情況,令人稱奇的是,無一違紀違法。在中四隊隊史室的一個展柜里,放著一本打開的《紅旗》,是1966年第13期,當時的一名老職工胡法蓮發表了一篇《為人民管好油井》的文章。

  中油電能公司供電公司星火一次變電所特別重視理論學習,他們通過微型黨課大家講、網絡專欄隨時學等方式,構建出“線上線下、邊學邊講、互動分享”的一體化課堂。在星火一次變電所的黨員活動室,2019年第1-9期《求是》整整齊齊擺在桌上,變電所黨支部書記介紹,他們每期《求是》都認真看,特別是總書記文章更是反復學習。

  在1205鉆井隊,第31任黨支部書記劉德偉在介紹黨支部建設情況時,專門播放了2011年我們來調研時文化編輯部與1205鉆井隊締結共建黨支部的照片,其中的一張就是我作為黨支部書記與1205鉆井隊當時的隊長胡志強握手的照片,看后覺得特別親切、溫馨。用大慶油田黨委宣傳部部長蓋立學的話說,這是一次理論最高地與實踐最前沿的“聯姻”,雙方的交融一定會產生豐碩成果。事實證明蓋部長的話是對的,共建使雙方受益匪淺,通過與職工們同吃同住同勞動,我們的記者得到鍛煉,我們支部也被中直機關評為100對共建優秀支部。

2011年9月,求是調研組赴大慶油田調研,期間,求是雜志社文化編輯部與1205鉆井隊締結共建黨支部

  在一定意義上,《求是》是理論的代表,對《求是》的重視就是對理論的重視,我想,這是大慶油田60年來能夠對共和國貢獻如此巨大的根本原因。

  理論學習有沒有用

  理論學習有沒有用?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會給出肯定的回答,有的人不僅質疑甚至否定理論學習的作用。作為實踐最前沿的能源企業,大慶人用60年的實踐給出了自己的回答。

  大慶人有一種自我評價:靠“兩論”起家,又靠“兩分法”前進。這種說法從何而來呢?

  1959年9月26日大慶油田發現后,為盡快實現生產,當時的石油工業部決定集中人力、物力和財力,以打殲滅戰的形式,組織石油大會戰。于是,從1960年3月開始,3萬退伍軍人和一大批石油系統的精兵強將向冰天雪地的松遼平原匯集。會戰從5月1號正式開始,余秋里部長任會戰工委書記、康世恩副部長任會戰總指揮。

  會戰是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展開的。當時正趕上3年自然災害,國家極度困難;西方國家對我國實行經濟封鎖,蘇聯撕毀合同,撤走專家,經濟建設孤立無援。會戰開始時,職工吃的糧食基本上能按工種定量供應。隨著會戰的逐步推進,工作量越來越大,但糧食供應卻越來越少,最嚴重的時候“五兩保三餐”,就是一天只吃五兩糧食。有的職工餓得難受,就跑到冰天雪地里撿秋收后的白菜幫子、甜菜葉子、凍土豆來吃。有的職工餓得實在不行了,就喝點鹽水,喝口醬油湯。由于長期缺乏營養,到1961年初已有4000多人得浮腫病,占會戰職工人數的十分之一。

  困難不止這些。當時的松遼平原自然條件相當惡劣,雨季來得早,大地剛解凍就開始下雨,1960年又趕上40年不遇的連綿降雨。很多人沒有雨衣雨鞋,只能光著腳站在水中;衣服晾不干,整天黏糊糊地粘在身上;雖有帳篷、活動板房、牛棚馬圈可以住,但四處漏雨,床和被子浸濕了,擰也擰不干,睡不能睡,坐不能坐,有的人干脆就擠在了一起,幾個人合頂一塊雨布,坐著睡一宿。就連余秋里、康世恩住的牛棚,有一天晚上,為了避雨,也把床挪了七次。到了10月,天就一下子冷了下來,最冷時可達零下40度,凍土厚達2米。這時候,老百姓都在家里“貓冬”,叫“三九、四九,棒打不走”,可是石油工人們還要在野外作業,一天也不能停,泥漿水澆在身上,凍得就像穿了冰盔甲,走路前先用木棍在身上敲一遍才行。面對困難,職工思想也出現了不少問題:有的對石油會戰心存疑慮;有的面對困難的環境,產生畏難情緒;有的覺得會戰不正規,不像搞工業的樣子。

  面對重重矛盾和困難,面對職工出現的思想問題,余秋里等會戰領導認為,不能就事論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必須透過現象看清本質,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主要矛盾解決了,其他問題就會迎刃而解。為此,決定組織全體會戰隊伍認真學習毛主席的《實踐論》、《矛盾論》,并號召要用“兩論”的立場、觀點、方法來組織大會戰的全部工作。學習“兩論”的決定,得到了廣大職工的擁護,干部讀、技術人員讀、工人讀,到了夜間,人們圍著篝火學習“兩論”,整個會戰現場出現了“青天一頂星星亮,草原一片篝火紅;人人手里捧毛選,‘兩論’學習方向明”的動人畫面。

  通過學“兩論”,會戰隊伍一致認識到,這困難,那困難,國家缺油是最大的困難;這矛盾,那矛盾,社會主義建設等油用,是最主要的矛盾。學習“兩論”,為取得會戰的最終勝利奠定了基礎。到1963年底,大慶油田已建成146平方公里、原油年生產能力600萬噸的原油生產基地,占全國同期陸上總產量51.3%。在當年召開的全國人大二屆四次會議上,周恩來總理向全世界莊嚴宣告:由于大慶油田的建成,我國經濟建設、國防和人民需要的石油,都已經基本自給了!

  由于僅用3年時間就拿下了大油田,大慶受到了黨中央的表揚,毛主席親自號召全國“工業學大慶”。全國學大慶,大慶怎么辦?在巨大榮譽面前,會戰工委響亮喊出了“前進依靠‘兩分法’”,動員各級領導干部認真學習“兩分法”,聯系實際,檢查工作,提高認識。

  所謂“兩分法”,就是毛主席的“一分為二”思想,具體來說,就是看問題要采取辯證態度,既看到成績,又看差距。為找差距,油田采取“請進來”“走出去”辦法,請各地勞模來講課,送職工到先進地區和單位學習考察。通過學習對照先進,全油田大約找了大大小小共120萬個問題,為油田工作邁上新臺階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為油田職工鼓足干勁提供了強大動力。

  60年,大慶人始終堅持“兩分法”,取得成績不驕傲,比出差距不泄氣,打了勝仗找問題,遇到困難鼓干勁,依靠“兩論”起家,又依靠“兩分法”前進,由此鑄就了一個又一個輝煌。

  “兩論”也好,“兩分法”也罷,都是說明了理論的作用,說明了大慶人幾十年如一日地對理論學習的重視和堅守。

求是調研組在修井107隊考察調研

  今天,面對新形勢、新任務、新問題,大慶人理論學習的熱情不僅沒有減弱,而且愈來愈高漲。在此次調研采訪中,不論是在研究院、采油隊、變電所,還是在修井隊、鉆井隊,我們感受最突出的就是濃濃的學習氛圍,就是理論與實踐巧妙、緊密的結合。在井下作業分公司修井一大隊修井107隊,黨支部書記在給我們介紹黨支部建設時,專門談了理論學習的情況,他說,他們的理論學習不是走形式,為學習而學習,而是繼承了大慶的好傳統,與實際結合、與工作結合。當年,學“兩論”,得出的結論是需要油和沒有油的矛盾;今天,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總書記關于社會主要矛盾變化的理論,得出的結論是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與油氣供應不充分的矛盾,大慶人就要為解決這個主要矛盾而努力、而奮斗。

  在開闊的松遼平原上,在高高的修井機旁邊,一個戴著安全帽、身著紅色工裝服、因常年在野外作業而曬得黑魆魆的漢子,給我們講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講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卻沒有任何的“違和感”。這就是大慶人的魅力,就是大慶人成功的秘訣。

  基層黨組織該怎么建

  調研時,有一個場景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1205鉆井隊隊史室里,當隊歌視頻播放時,黨支部書記劉德偉和所有在隊史室的大慶人都跟著大聲唱了起來,自豪、自信、堅定洋溢在臉上,我們也受到感染,跟著哼唱起來。

  這就是大慶,這就是大慶人!在大慶,我們感觸最深的就是大慶人的高素質,就是大慶人的精神風貌,就是大慶人的那股子奮斗精神、革命精神。不管外面如何喧囂、熱鬧,大慶人始終保持著自我、自信,保持著淡定、平靜,保持著對黨的忠誠和對祖國的熱愛。

  秘訣何在?經過調研發現,源自基層黨組織建設。

  從組織架構看,大慶油田是一個“特殊的存在”:黨組織書記與業務主管分開,大慶油田有黨委書記和總經理,最基層的單位比如1205鉆井隊有黨支部書記和隊長。這樣一種架構與部隊相似,部隊有政治主管和軍事主管。這也許與當年大慶石油大會戰的主體是退役軍人有關,但更為主要的是,在此種架構下,大慶人工作起來順手、順心、有效率,從此種架構中嘗到了“甜頭”。大慶人有一句話說明了問題:“基層小隊的戰斗力看書記”,所謂“看書記”就是看基層黨組織,就是說,一個小隊、一支隊伍,它的戰斗力主要是看基層黨組織建設得怎么樣,就是看黨支部書記強不強、硬不硬。目前,油田有6000多名專職政工干部,占職工總數的3%,大專以上學歷的占80%以上,教授級高級政工師19人,高級政工師589人,政工師2449人,助理政工師2728人。

  大慶人是如何做基層黨組織工作的呢?

  陳揚勇總編輯是求是機關黨委書記,所以他特別關注大慶的基層黨建。每到一處,他都被大慶人對黨的建設的重視、堅持和創新所感動,都會要求我們向大慶人學習,與我們討論求是黨的建設該怎么做……

  “說一千道一萬,不如做給職工看”,領導干部以身作則、率先垂范,黨組織才有凝聚力、戰斗力。在大慶,理論學習最積極、業務能力最強的是干部;思想觀念最解放,走在市場開發最前沿的是干部;在危險面前,沖在最前面的還是干部。在大慶,干部就要做“大慶精神傳承人、持續發展帶頭人、職工群眾貼心人”。

  頭雁重要,選好配好頭雁、培養好頭雁更重要。為此,大慶油田采取各種方法加強黨支部書記隊伍建設。2016年開始,采油三廠就在150多名基層黨支部書記中開展“五清三會”為內容的基本功訓練活動,目的就是要讓領頭雁“內功”強勁。“五清”,即清楚黨支部工作基本業務,清楚上級對黨支部建設的基本要求,清楚大慶精神和傳統基本內容,清楚員工思想動態和家庭狀況,清楚本單位生產管理基本情況。“三會”,即會培養典型,會總結經驗,會做思想工作。

大慶油田黨委倡導的“八清八必到”

  “一面紅旗紅一點,五面紅旗紅一片,百面紅旗迎風展,紅遍松遼大平原”。典型,是黨的先進性的集中體現。身邊的典型最動人,最能發揮引領作用。在大慶,典型時時有,從鐵人王進喜到大慶“新鐵人”王啟民,從會戰時期“五面紅旗”到新時期“五面紅旗”、“五大標兵”,不同時期有不同時期的典型;典型處處在,科研有科研的典型,管理有管理的典型,闖市場有闖市場的典型,干部工人、機關基層都有典型。大慶人千方百計讓典型“響”起來,通過媒體宣傳、報告會、演講會、文藝作品和典型掛歷、勞模燈箱等,大張旗鼓地宣傳典型事跡;讓典型“香”起來,除對先進人物命名表彰外,在療養休假、入黨晉級、培訓深造等方面予以優先;讓典型“亮”起來,在重要崗位和關鍵時刻重視發揮典型的作用,成為隊伍中的領跑者。通過抓典型、樹樣板,大慶油田營造了“有排頭就站、見紅旗就扛”的濃厚氛圍。

  “企業以人為本,人以企業為家”。馬克思早就說過,人是這樣一種存在物,只能用愛才能換來愛,用恨換來的只能是恨。意思是說,你想別人怎么對你,那你首先就要那樣對人。同理,要想職工以企業為家,首先企業就要把職工作為家人。基層黨組織是否有凝聚力,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是否能夠為職工營造一種在家的感覺。在大慶,企業就是職工的家,黨支部建設的一個最基本要求就是“六清楚六必訪”:對每一名職工的性格特征、身體狀況、思想情緒、技能特長、工作狀態、家庭情況清楚,職工生病、家屬探親、家庭糾紛、遇到困難、逢年過節、婚喪嫁娶必訪。在大慶,“不讓一名職工看不起病,不讓一名職工子女上不起學,不讓一名職工家庭生活得不到保障”,實施困難職工幫扶工程,建立“互助聯儲”基金和“送溫暖”基金。在大慶,“關心職工的健康從職工健康時開始”,實施健康關懷,職工帶薪休假療養,定期免費體檢;開辦職工“心理減壓室”,內設談心茶座、減壓沙袋,舉辦講座和咨詢,進行心理疏導……企業和黨組織付出的是真情,換來的也是真情:老工人李向陽,直腸癌手術后六次化療,每次病情稍加穩定就上班,先后整理出100多個生產訣竅。他說:“我的時間可能不多了,多活一天就要為油田多做點事。”

  “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大慶油田通過開展“選配一個好書記、建設一個好班子、帶出一支好隊伍、完善一套好制度、構建一個好機制、創造一流工作業績”“六個一”創建活動,讓每個黨支部成為一團火焰,把職工凝聚成火熱的集體;每一名黨員成為一顆星辰,在工作崗位上閃閃發光。

  模范是否應該被“照顧”

  到大慶,必到1205鉆井隊,因為它是大慶精神的代表,是大慶油田發展歷程的縮影,也因為大慶油田三代鐵人有兩人出自這個隊:第一代鐵人王進喜和第三代鐵人李新民,李新民現在還兼著海外1205鉆井隊隊長。

  我們這次調研的最后一站就是1205鉆井隊。從內心里講,由于我們曾經與1205鉆井隊的兄弟們共同“戰斗”過,又結成了共建黨支部,所以我希望第一站就到1205鉆井隊,看一看它的變化,再次體驗那個英雄的群體帶給我們的感動。

  在去1205鉆井隊的路上閑聊時,我與大慶油田黨委宣傳部的蓋立學部長談了我的想法,蓋部長說,他們設計調研方案時,也曾經想把1205作為第一站。現在這樣安排主要是考慮時間,因為1205離我們住的賓館比較遠,需要的時間長。“以前1205鉆井隊不都是在市區附近鉆井嗎?”我問。他說,以前是這樣,由于來1205參觀的人多,為了便于參觀,所以一般分配鉆井任務時,把井場條件比較平整,離路近的井,給1205。這樣的“特殊待遇”引起了一些議論,有人覺得不是很公平。這些議論傳到了油田領導的耳中,引起他們的高度重視。

  油田領導經過研究討論認為,對待先進、勞模,不應該有“特殊待遇”,而應該和普通職工、單位一視同仁;勞模、先進不應躺在功勞簿上,而應該時時、事事都起到先鋒模范作用,這樣才配得上勞模、先進的稱號。否則,不僅其他人和單位不服,而且也害了先進、勞模。所以現在,在分配鉆井任務時,1205沒有任何特權,該去哪里就去哪里,趕上什么井就是什么井。同時,油田領導對1205提出更高要求,要求他們不僅做大慶的標桿,而且要成為全國乃至世界鉆井隊的標桿。

  經過近一個小時的顛簸,我們終于來到了1205,看著那熟悉的面孔和井架,激動之情溢于言表。

  在介紹最近幾年的工作時,1205鉆井隊黨支部書記劉德偉專門介紹了他們從2017年開始探索實施的一種管理模式——“精益鉆井”,其核心就是消除浪費,實現鉆井生產的高效率、零浪費和低成本。他們針對工序銜接、設備維修、安全事件、重復勞作、操作不當、無效等待、不良返工7項影響鉆井生產的主要消耗點,全面消減鉆井施工過程中的非增值活動。借助于此種管理模式,他們連續2年(2017和2018年)年鉆井進尺超過10萬米。特別是2018年,他們實現了平均機械鉆速達43.27米/小時,平均建井周期4.57天,同比2017年鉆井效率提高了3.3%,創出了4項大慶油田鉆井紀錄,其中有5個月進尺突破萬米,實現了口口井提速、口口井全優、口口井創效,被大慶油田授予“新時代新鋼鐵”稱號。

  這就是大慶的人,這就是大慶的事!他們總是在不斷超越自己,不斷續寫新的輝煌!

標簽 - 大慶油田,王進喜,調研
網站編輯 - 曾嘉雯
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