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鐵路采訪札記

2019年06月05日 11:16:25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求是》記者 蒲韜

  “一條條巨龍翻山越嶺,為雪域高原送來安康……”一首膾炙人口的《天路》,表達了青藏高原各族人民對青藏鐵路開通的深深祈盼,贊揚了青藏鐵路對沿線經濟社會發展作出的重大貢獻。在為期15天的“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中央媒體蹲點調研采訪青藏鐵路行程中,我們下鐵路、進隧道,探國企、走基層……在與青藏鐵路職工和沿線居民深入交流中,我們真切感受到青藏鐵路所承載的汗水與歡笑、奮進與輝煌。

  那些關于傳承的故事

  西寧是我們此次行程的第一站。在這一青藏高原最大的鐵路樞紐城市,我們的調研采訪進行了4天,收獲滿滿。通過與中國鐵路青藏集團有限公司運輸部、客貨管理部、科技與信息化部、勞衛部等主要部門座談,我們對青藏鐵路客貨運輸方面的發展變化,以及在科技創新、鐵路建設、凍土治理、生態保護等方面的發展成就有了基本的了解;通過參觀西寧機務段、動車所、車輛段、客運段、西寧站,我們對青藏鐵路在運輸安全方面的重視,在運營管理方面的創新,以及在服務品質方面的追求有了更加深入的認知。然而,在西寧的4天采訪經歷中,給我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傳承”二字。

  青藏鐵路一家三代火車司機,右起李仁超、李文、李勇偉。 記者 蒲韜/攝

  1959年,蘭青鐵路通車至西寧。60年間,從蒸汽機車、內燃機車、電力機車到高原動車組,機車設備不斷更新,運行速度不斷提升,高原鐵路在快速發展變化。今年81歲的李仁超退休前曾當過多年蒸汽機車司機,1984年成為青藏鐵路第一批內燃機車司機。他的兒子李文55歲,目前是青藏鐵路格拉段的內燃機車司機。孫子李永偉31歲,2017年成為青藏鐵路上的電力機車司機。駕駛著和諧號電力機車馳騁在青藏線上,李勇偉的心中充滿了對火車司機這份職業無比的自豪:“伸向遠方的鋼軌,承載著我們家族的光榮與夢想。”

  西寧車輛段乘務車間職工李海峰(左一)正在給父親李秀金、爺爺李旺富講解25T型青藏客車采用的新技術。 記者 蒲韜/攝

  1984年,西寧到格爾木通了火車,李旺富成為第一代檢車長。如今已86歲的李旺富對記者說,一把檢車錘、一把手電筒、一個板子、一把鉗子、兩把木把螺絲刀,就是我們那批最早檢車人形影不離的“伴侶”。他的兒子李秀金當年也追隨了父親的步伐,成為一名貨車檢車員。李秀金的兒子李海峰大學畢業后,也曾供職于西寧車輛段車電車間逆變班組。李海峰回憶道:“每天要檢修不同的車體的我,也從車體的轉變中感受到了祖國鐵路事業的飛速發展。”

  “三代火車司機”“三代檢車人”等等這些關于傳承的故事,見證了天路人的堅守和奉獻,也見證了改革開放70年來鐵路的發展和變遷。

  新老關角隧道

  新關角隧道全長32.69千米,平均海拔3500米,是世界高海拔第一長隧。 記者 蒲韜/攝

  5月10日上午7時許,我們正式登上了青藏鐵路的火車,乘坐7581次列車前往天棚站,到關角隧道工區采訪。旅途的平穩舒適,讓我們對青藏鐵路運用科技創新手段成功解決了高原多年凍土這一鐵路建設史上的世界性難題有了更加深刻的敬意。而手機信號的長時間缺失,則提醒著我們那些鐵路建設者們所奮戰的區域多是氣候惡劣、環境艱苦的無人區。這份艱苦,在修建老關角隧道的鐵道兵身上得到了最集中的詮釋。

  于1958年開工建設的老關角隧道,位于平均海拔約3600米的青海省天峻縣境內,隧道全長4.01公里。由于受當時艱苦自然環境和施工技術條件等因素的制約,工程建設于1961年3月被迫停工,1974年10月工程復工建設,1977年隧道主體工程完工。1982年,關角隧道正式通車,讓經過關角山的火車不再需要耗費2個小時盤山而行,解決了當時制約青藏鐵路的運輸“瓶頸”。在老關角隧道的修建中,鐵道兵用生命印證著“鐵道兵前無險阻,鐵道兵前無困難”的大無畏英雄氣概。“在那個艱苦的年代,每名建設者都將生死置之度外,誓言啃下這塊‘硬骨頭’!”參加老關角隧道建設、轉業后又養護這條隧道的德令哈工務段退休職工張生林,回憶當年關角隧道工程建設時感慨萬千,不禁落淚。一幕幕戰天斗地的感人畫面猶在他的眼前,展現了高原鐵路人的無私奉獻和奮勇爭先。

  德令哈工務段退休職工張生林接受記者采訪時潸然落淚。 記者 蒲韜/攝

  2014年,歷時7年建成的新關角隧道正式通車,列車運行速度由原來老關角隧道的每小時60公里提升到每小時140公里,又大大縮短了列車經過關角山的時間。新老關角隧道的變遷,充分印證了青藏鐵路的不斷發展和進步。

  雪域高原 貨暢其流

  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德令哈的兩天時間里,我們與海西州發改委、州工信局,以及當地企業代表座談交流,并參觀了德令哈火車站、中鹽青海昆侖堿業有限公司,深入了解了青藏鐵路助推地方企業發展的情況。

  2019年5月11日,中央媒體記者團與海西州發改委、工信局座談。 記者 蒲韜/攝

  “沒有青藏鐵路,就不會有我們企業今天的發展成就。”中鹽青海昆侖堿業有限公司銷售總監劉麗對記者說。該企業投資28.8億元,于2009年開始破土動工建設,依托青藏鐵路,2017年純堿生產能力已達138.19萬噸,實現銷售收入3.3億元。

  在昆侖堿業公司里,工人們正有序地將貨物搬運上火車。 記者 蒲韜/攝

  在德令哈市,“火車開到工廠里”的畫面并不少見。青藏鐵路為當地8家企業開通了專用線,極大地便利了這里富饒的礦產資源的運輸。這是青藏鐵路發揮輻射作用、支撐沿線企業快速發展的鮮明縮影。目前,青藏集團公司已建成西寧甘河工業園區、柴達爾、察爾汗等18個經營基地和戰略裝車點,工業鹽、鉀肥、純堿、煤炭、鋁錠、鐵礦粉及地方特色產品的整列裝車、整列發車、路企直通和快捷貨運班列優勢已日益突顯。

  鹽湖上的“紅船”

  接下來的3天時間里,我們以格爾木市為落腳地,先后乘車去到了南山口車站、西寧供電段、達布遜工區、格爾木車站等地采訪調研。雖然每天都要經歷長時間的路途顛簸,可在與鐵路職工一次次的深入交流,聆聽他們講述那些艱苦創業的故事后,我們在老、中、青三代鐵路職工中看到了青藏線精神的傳承。

  青海省柴達木盆地南部的察爾汗鹽湖地域廣闊,長約33公里,正好是1萬丈,因此而得名“萬丈鹽橋”。這里海拔2800米,氣候常年干燥寒冷,四季鹽堿風肆虐,方圓數十公里寸草不生,極目望去地面猶如下了一層厚厚的白雪,自然環境十分惡劣,被稱為“生命的禁區”。

  格爾木工務段達布遜線路工區就坐落在這片白色海洋中心,負責管轄著“萬丈鹽橋”上的鐵路線路設備。由于特殊的地理條件和惡劣的自然環境,達布遜線路工區管內沙害、水害和鹽漬土路基病害并存,特殊的鹽湖路基溶洞和鹽堿風不停地侵蝕,維護相同長度的線路設備,工區職工所付出的努力和工作量是其他地區的數倍。艱苦的環境孕育了偉大的精神。達布遜線路工區成為了老青藏線“吃苦、創業、團結、奉獻”精神的發源地,被稱為鹽湖上的“紅船”。

  一代代達布遜人成為了青藏鐵路上的一面面高高飄揚的旗幟。達布遜線路工區于1990年5月被授予全國“五一”勞動獎狀,1994年被全總授予模范“職工小家”,2007年1月被全國創先爭優活動領導小組授予“全國學習型先進班組”,2007年4月被共青團中央、原鐵道部授予“青年文明號”,2008年4月被中華全國鐵路總工會授予“鐵路工人先鋒號”等殊榮。

  西寧供電段格爾木大修車間的“除鹽工”正在清理鐵路牽引供電接觸網設備上的鹽污。 記者 蒲韜/攝

  青藏鐵路從察爾汗鹽湖堅硬的鹽蓋上穿行而過,宛如一條鋼鐵彩虹。然而,由于空氣中的鹽分含量高,遇到雨雪天氣,鐵路牽引供電接觸網設備上就會形成鹽污,當鹽污附著到接觸網的絕緣設備上時,就容易引起絕緣設備導電,造成線路跳閘,甚至導致大面積停電,誘發行車安全事故。這一鹽污區全長99公里,特殊的地理、地質和氣候環境,使青藏集團公司西寧供電段格爾木大修車間的職工們多了一項特殊的任務,就是“除鹽”。這群特殊的接觸網工,穿梭在青藏鐵路沿線,抗風沙、戰雨雪,在高空作業維護線路,保障了青藏鐵路的安全暢通,他們被形象地稱為青藏線上的“蜘蛛俠”。雖然任務量重,但除鹽師傅們不畏艱辛,守護著“鋼鐵彩虹”的安全運輸。

  天路送餐人

  行程第9天,我們在全程彌散式供氧的高原列車里一夜好眠,完全沒意識到火車已翻過了海拔達5072米的唐古拉山口,來到了西藏自治區的那曲市。一下火車,迎接我們的便是那曲的5月飛雪。高寒干燥的氣候,對于我們來說尚可適應,可嚴重的高原反應,讓我們無所適從。“對于很多工作者來說,能待在這里,就是一種奉獻。”對這句話,我們有了切身的體會。

  記者在青藏鐵路那曲行車公寓內吸氧工作。 青藏鐵路公司供圖

  在平均海拔達4500米的那曲市,有一個青藏鐵路全路海拔最高的行車公寓——那曲公寓,擔負著為進出西藏的列車司機及乘檢送飯的任務。在這個空氣含氧量僅為海平面一半的地方,連平時走路快了都會喘,可天路送餐員無時無刻不在和時間賽跑。他們不分白天黑夜,無懼風雪嚴寒,每天在公寓和車站之間往返30多趟,確保按時把飯送到列車司機和乘檢的手里,10多年來從未間斷過。送餐員工作的身影,就是那曲車站最美的風景線。

  那曲公寓送餐員丹增卓嘎為火車司機送餐。 記者 蒲韜/攝

  色瑪村的巨變

  行程的最后階段,我們到了青藏線的終點站——拉薩市。通過與西藏自治區發改委座談,參觀拉薩車站、與車站職工交談,采訪拉薩西貨場職工、貨主、居民,我們對青藏鐵路作為“經濟線、團結線、幸福線”這三方面的意義,有了最直觀的感受。

  5月16日,中央媒體記者團采訪西藏自治區發改委。 青藏鐵路公司供圖

  位于拉薩西貨場旁邊的色瑪村,有800多戶人家。以前,全村靠種田、放牧為主,吃飯、養老、子女上學都成了家家難解的社會問題,當時全村靠政府援助的低保戶家庭就有19戶。2006年,青藏鐵路通車運營后,色瑪村借助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建立了西藏最大的鐵路貨物運輸場地,色瑪村群眾的生活從務農變成了經商,村民的生活從此翻開了新篇章。

  2006年11月拉薩西貨場開通運營,色瑪村也同時成立了振通物流公司。拉薩西貨場為這個村辦企業提供了很多優惠政策,13年來,振通物流公司飛速發展,村民的人均收入當初只有2000千元,到2018年人均收入超過1萬元。2015年,色瑪村低保家庭全部脫貧,家家過上了比較寬余的生活。

  拉薩西貨場面積從2006年的32平方米,擴建到如今的60多萬平方米;貨物發送量由2006年的31.1萬噸增長到2018年的575.5萬噸。 記者 蒲韜/攝

  像色瑪村一樣靠鐵路改變貧困的,還有加絨村、加錯村、柳梧村等等。青藏鐵路通車13年來,已成為青藏兩省區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大“引擎”,讓越來越多的各族人民群眾享受到鐵路帶來的美好生活。

  如今,隨著西藏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青藏鐵路扮演的角色更加多元,它不僅是西藏交通的大動脈,更成為西藏老百姓的幸福線。

  青藏鐵路建設史上的又一座里程碑

  5月18日,我們從拉薩出發,乘火車來到了我國西南邊陲城市,海拔達3800多米的日喀則。這天的采訪調研,讓我們了解到了青藏鐵路的延長線——拉日鐵路的建成意義。

  5月18日,記者登上了“唐竺古道號”日喀則品牌列車。 記者 蒲韜/攝

  2014年8月15日,拉日鐵路正式通車運營,延伸了雪域高原的“天路”,徹底改變了西藏西南部地區單一依靠公路運輸的局面,時間也由公路運輸的6個小時縮短為鐵路運輸的2小時47分鐘,大大加速了兩地居民的流動,有力地促進了兩地的“同城化”和“一體化”。

  自2014年8月15日開通運營以來,日喀則站客流每年增長18%以上。截至目前,旅客發送完成269萬人次;到達230萬人次。 記者 蒲韜/攝

  拉日鐵路的開通運營,為日喀則當地群眾增加了300多個就業崗位,鐵路附近村民在車站做起了保潔、保安、裝卸及護路工作,每人月收入3000多元。隨著日喀則西站到達貨物量的不斷增大,車站附近堅孜村和白久輪布村組建了40輛汽車的貨物運輸隊,祖祖輩輩依靠農牧業為生的村民開始做起了運輸生意。

  拉日鐵路,實現了日喀則各族人民盼望已久的“鐵路夢”,成為了青藏鐵路建設史上的又一座里程碑。

  15天的時光雖然短暫,但我們在有限的時間里,總是盡可能多地去和遇到的每一個人深入交談,盡可能多地拿起相機記錄下每一個動人的瞬間。我們所看到的曾在和正在青藏鐵路上揮灑汗水的勞動者們,都像是那高原上最溫柔的陽光,那夜空中最閃亮的星,深深刻印在了我們的腦海。未來,我們要堅持把自己的創作扎根在最深厚的土壤里,汲取最肥沃的養分,保持人民情懷,記錄偉大時代。

標簽 - 青藏鐵路,勞動者,天路
網站編輯 - 蒲韜
组六必中方法